1001 noon f

The 1001 Noon. 天方午譚 


一場驚心動魄的史詩就此展開

所有憤怒與不公義之事

都將在此平反…..

 

 

Epic War
MU PAN 潘慕文

 

1001noon

The 1001 Noon. 天方午譚(中)

 

"The 1001 Noon. 的中文叫天方午譚,沒錯,

他就是在講美國侵略穆斯林。沒有隱喻, 擺明的講。"

— Mu Pan 

 

這是一部作者氣勢磅礡的史詩與尚待解密的神話

藝術家潘慕文 Mu Pan 本人就像水滸傳中的綠林好漢

十分豪氣!

 

但是

作品描繪卻是十分細膩毫不含糊

小編第一次看到真是深受震撼

 

1001noonleft

The 1001 Noon. 天方午譚(左)

 

因為有許多小編不明瞭的部份

就請Mu Pan告訴我們這些到底表示什麼呢?

 

"紫色的大物是神燈巨人,

頭上戴著黑布是那些伊拉克被美軍拷打羞辱的戰俘。

手被切掉是為了把它兩隻手放在兩邊角落象徵巴格達的大門。"

— Mu Pan

 

Noon right

The 1001 Noon. 天方午譚(右)


“那美國國旗的星星是猶太人的大衛之星,

中間圖中的黑人士兵和墨西哥馬匪是在伊拉克與阿富汗犧牲的孩子。”

— Mu Pan

 
 

Noon1

Noon2

Noon3

Noon4

Noon5

Noon6

 

精緻的細節與剽悍的畫風 豪氣萬丈的打鬥畫面

如同中國水墨捲軸與日本浮世繪般

呈現各個場景強烈的戲劇張力

彷彿讓人聽見藝術家的聲音與憤怒

 

47 ronin

The Loyal 47 Ronin 忠臣義士傳 

 

結合了宛如山海經中的神獸與哥吉拉

驚天一役的戰鬥不僅嘲諷政治議題與社會現象

甚至一同解放藝術家與觀眾的集體焦慮

人類一直欺負大自然 最後的下場是…?

 

47a

47b

47e

47c

47d

 

“哥吉拉暗指核電廠,他嘴裡還漏出輻射。”

“右上的海豚成海浪之狀,海浪變大那就叫海….

回天是二戰時日本海軍的自殺式魚雷艇,相當海中的神風敢死隊。

海豚和鯨魚被殺多了那大海還能不生氣嗎?”

—Mu Pan

 

感謝Mu Pan的解說

現在我們就來聽聽他的創作歷程吧!

 

 

   

Under Wonderland X MU PAN 潘慕文

 

 

1. 可以談談你從台灣到紐約之後對於藝術創作的想法與轉變歷程嗎?

我在臺灣的美術教育程度只有到復興商工美工科(比張震大一屆,比蔡燦德小一屆),可憑良心講,我在學校成績很差。我對復興那種死的學院派教法很難跟上,一旦跟不上我的學習興趣就完全喪失。記得以前學素描,每個老師都是鉛筆、炭條、石膏像。大家和機器一樣,先打線條來量比例,然後分塊,分好後再一點點畫到某種程度的完成。這哪叫畫圖?你教誰這樣畫誰都會。沒有老師提到過要觀察,看,慢,和不要完全畫完。每個人訓練出來就只會死刻,誰最會刻誰就最厲害。我在高中時大部分的時間都自己畫我的速寫本,我對學校科目完全都不在乎,我也不知道我後來怎麼畢業的。畢業後也沒什麼完整的作品來申請學校。我20歲退伍到了紐澤西州,一開始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申請在紐約的藝術學院,因為我剛講過,我沒有完整的作品,唯一的就只有我3年下來自己畫的速寫本,加上英文也不好,但我還是死硬的去申請。也就因為那幾本速寫本,我被紐約視覺藝術學院 (School of Visual Arts) 的亞洲學生學習部門錄取。我在SVA 時真的是如魚得水,對我影響最深的老師Joo Chang 完全打破我以前學的那一套,等於是把我廢了然後重新再塑造一次。是他介紹給我很多當今和過去偉大藝術家的作品,他帶著我去美術館和畫廊看人家的東西。我在SVA學到了畫素描的真正意義,用眼睛觀察和腦來判斷,手只是真實和自然的記錄下你眼睛所看到的線條,所以手只能到你眼睛到的地方,慢慢地畫下所看到的線條。幾年下來,每當我練習時我都一直去體會他所講的話,到如今我現在是別人的老師,我也一樣的把他給我的精神全部傳下去。不過話講回來,沒有復興的嚴格訓練和根基,我在SVA 也不能學得如此得心應手。當然,在紐約競爭很大,你得和全世界厲害的人一起拼。競爭一大加上看的又多那進步的速度也相對的快起來。而且觀摩各國名家的機會很多。在紐約不會讓人有原地踏步的機會。

 

2. 在你的作品中似乎總能聽見作者的聲音與憤怒。創作對你而言,是實現你心中所謂的真實與正義的一種方式嗎?

現在有什麽事情是不會惹人發脾氣的?人真的是很討厭的東西,只要和人類群居在一起,不管任何種族或國家,你都會遇到能讓你生氣的人或事。最可惡的是你還不能講,一講了就變你不對了。我覺得我不是憤怒,我是在我的作品裡正常的反應我不高興的事情。大家還是喜愛可以替人出氣的好漢,像水滸裡的魯智深、李逵、武松等角色,當他們大發脾氣揮大拳頭狠打惡人的時候,哪個讀得人不叫好(我讀了3遍水滸)? 正義是所有人都需要的,好人需要,混蛋也需要。就因為大家都愛所以很難得到,而且不管你替那邊伸張正義都會被人在背後講閒話。所以既然沒有那就要自己創造,用什麼方法不重要,能吐吐惡氣就夠了,人家怎麼想讓他們想去。

 

3. 如果你曾經想過理想國的模樣,那會是什麼樣的地方呢?

梁山水泊,高舉替天行道旗,與眾哥哥兄弟們大醉聚義廳,喝完了下山殺幾回,砍幾個狗官回家踩著他們的狗頭再喝!

 

4. 畫作中常可以見到對社會議題與政治的嘲諷與挖苦,你平日的生活對於體制通常是怎樣看待呢?

對美國的政治我不大關心,因為兩個大黨都是混蛋。不管那個黨當家對世界都不是好事。台灣,我離開太久,我也半冷不熱,因為那兩個黨也不是什麽好東西,只是其中有一個黨比較令人討厭。我在乎的還是整個大中華的轉型和未來,中國共產黨雖然現在被世界主流惡霸國家罵個臭頭(做賊的喊抓賊,你美國先照照鏡子),但畢竟那還是中國歷史的進化過程。中共近幾年來讓我們海外的華人終於能抬的起頭,因為中國共產黨強大,外國人不再敢欺負我們。對,他是不講人權,不行民主的獨裁政體,可話說回來,重宣宗道光爺到現在,有哪在位的可以讓中國人民不受西方強勢的威脅和東海小日本的侵略?你要罵我不愛台灣,可以。因為除了愛台灣,我還愛雲南、內蒙、吉林、四川、寧夏、安徽、山東、山西、廣東、廣西、新疆、江蘇、江西、河北、河南、浙江、湖南、湖北、甘肅、福建、西藏、貴州、遼寧、陝西、青海、黑龍江還有海南島。你要罵我中國豬,那更好,我家大人穿中山裝和軍服來的的是中國豬,那那些留辮子來的又是什麽狗?大中華歷史與文化是很博大精深的,我只希望我們未來所有中華兒女能更好,更強大。中共有天一定會消失,這是他毛澤東自己講的,只要是中國歷史的產物都會被歷史消滅。現在中國還在長,還沒長大,還早。但終有一天所有中國人能在那片偉大的土地上享受人權、自由和民主,在那天來臨前,我會努力的當一個中國人。

 

5. 從你的創作上可以感受到無比自由的想像力,你的靈感通常都來自於何處呢?

靈感是給玩票的人的東西,我不相信想像力需要靠靈感來。做就對了,哪來那麽多廢話?與其說找靈感,我倒說我找梗,那就要多看、多聽和多學。做什麼都一樣,不止畫畫。畫我這種畫和講相聲一樣,對歷史、戲曲、文學都要接觸一點,沒東西抖的包袱不管抖再厲害還是抖不出東西。我不敢說我是專家,我就喜歡,我也還在學。

 

6. 看到除了水彩外,您的紙雕與繪畫也都相當精彩。今年紐約的個展後還有什麼計畫呢?(其實是很想知道你還會不會回來台灣展覽跟出書!)

油畫我一直不是很在行,因為那東西還是西方的,我還是喜歡墨線與淡彩。紙雕我沒做了,眼睛做壞了,而且那些東西不好放也不好賣,多了堆在家惹人討厭。今年9月我所屬德國科隆的畫廊會展出我屎畫中華一到九回,接著明年會安排我的個展。明年九月我會在舊金山展出。台灣我不知道,我不夠有名,所以沒有人找我,有機會我當然一定會回去!

 

7. 你希望觀眾看到你的作品會接收到什麼樣的訊息呢?

買!買回去和我一起罵,罵完再買新的!

 

8. 有哪些是你非常喜歡、影響你於藝術創作的重要元素呢?

故事性的古畫、古印度的精密畫、西藏唐卡、吳道子、李公齡、顧愷之、大蘇方年、歌川國芳、春宮圖(全世界的我都愛)、日本AV、歌舞伎、京劇、魏龍豪與吳兆南的相聲、南方公園卡通、慢跑。

 

9. 如果今天你能夠回到過去任意改變歷史上的一個事件,你希望會是什麼呢?

帶張學良“完成”西安事變,然後帥西北軍,東北軍聯合桂系國軍李忠仁、白崇禧,與日停戰,求和。再與共產黨重整國共政府,退守華南。明著與日本停戰求全,暗裡繼續游擊分化。歷史上佔領過中國的外族都會被融入漢人,蒙古人蒙不了漢,滿洲人也滿不了。日本人更別想,久了後,日本會撐不住所有漢化的趨勢,我們再正式抗日,不靠美不靠俄。待抗日成功,在內地日人已漢化,接受日本4島嶼。從此後,中華名族除了漢、滿、蒙、回、藏五大族外,還會多加個和!!  是你問我的,我就亂講!

 

 

 

 

潘慕文在2011年紐約3rd Ward得到首獎後

今年March 23即將在紐約3rd Ward舉辦個展

紐約的朋友們

千萬別忘了去欣賞現場的魄力吧!

3rd Ward

 

 

    圖片提供/ Mu Pan

更多作品

 

     

 

 

Ninina 小聲說 : 也很喜歡他的painting ♥

 

 

 

IMAGE CREDIT : 潘慕文 MU PAN



Takk

Under Wonderland 愛童話共筆編輯。Annette Messager曾說過:身為藝術家表示永遠在治療你自己的傷口,但同時也是無止盡的暴露它。(Being an artist means forever healing your own wounds, and at the same time endlessly exposing them. )Damien Hirst則說過:藝術就像藥,它擁有治癒的力量 (Art is like medicine, it has the power to heal.)。在這思考與創造的過程之間,希望藉由訪談藝術家的想法,並留下他們美好的吉光片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