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這麼多石頭是怎麼一回事呀?

Hidari Zingaro Taipei 小畫廊

日前展出了 GEISAI TAIWAN#3金賞得主李姿玲的個展

The Lightness of Life

就由小編帶你一起去瞧瞧!

 

 

The Lightness of Life
    Tzu Ling Lee

 

 

01

 

當你拿起石頭的同時

才驚訝的發現這並不是石頭

而是藝術家將許多人一個月的所有發票製成的紙石頭

當生活如此沈重時

這些消費的軌跡卻是如此輕盈

 

02

 

紙石頭有大有小 像是每個人各自展現了生活遺留的軌跡

看到一顆特別大的紙石頭

真讓人好奇他到底是買了什麼?他是做什麼的?

 

06

 

而與其他特別不同顏色的紙石頭

反應了此人到不同國家做了短暫的旅行

留下一抹旅程的色彩

 

  05

 

像是與我們開玩笑似的 一顆真的石頭混雜其中

而我們卻又誤判成另一個

真是假做真時真亦假阿

當虛假的東西變成現實

這存在的現實似乎比本身的存在還真實

 

  07

 

 ”十月。楊梅的腳踏車女孩吃著雪糕。

“ 在看到這面牆的第一句話關於小編Takk的十月小結語

這是藝術家解讀關於小編的十月生活

真是意外的驚喜

 

以為藝術家將發票製成紙石頭後

便是將它展成於觀眾面前

 

但是除此之外

李姿玲將閱讀發票後對於貢獻者的一些想像 書寫於牆上,

許多人的輪廓一一浮現

彷彿紙石頭的主人躍然而上

 

09

 

然而,其中也有些令人感覺惆悵的故事

如同牆上引述的

 

如果電話帳單可以告訴我們一個人的社交生活

那麼,我會說, 購物的發票幾乎可以告訴我們一個人的全部生活。

Truman Capote 說的沒錯,

帳單有可能是最令人心碎的小說。 

—許舜英<購物單的敘事能力>

 

03

 

本來石頭忠實的呈現他自己

藉由觸摸它的質地感受它所接受的自然洗禮

忠誠的呈現他碰撞的痕跡與型塑的歷史

藉由閱讀發票我們看見了自己的生活

觸摸一個個承載了我們一個月的消費日記的紙石頭

這份輕盈如此無語卻又道盡千言萬語

 

  IMG 8239

 

讓人感動的是李姿玲對於材料的研究擴及了個人身體與社會的對話

在講究肌理與材質這些物理特性的同時

無法掩蓋它如此詩意的一面,以及與人的溝通

 

10

 

大學與研究所念的是材料科學與工程學

讓人不意外地她的訪談如此有條理與耐人尋味

所以就保留藝術家的回答模式給大家閱讀:)

 

 

Under Wonderland X 李姿玲

 

I.      可以談談你在瑞典斯德哥爾摩藝術大學(Konstfack, University college of Arts, Crafts and Design)的學習過程嗎?在北歐的國度你看見了什麼呢?

A.    困,而後學。(Learning from suffering and frustration.) 是非常地困頓和挫折而且肉體上勞累,困頓挫折到我曾認真考慮休學。事候回想,總體是開心的,尤其是嘗試出甚麼的時候。但是我們班大概每天都會有人說至少一次Life is difficult. 就可以想像其實迷惑的時候居多。我們系上完全沒有課,技術課理論課通通都沒有,只有選擇性的tutoring,和一年一兩次極具實驗性的workshop (老師們自己也還在嘗試和學習)。分數只有過,和不過,兩種。學習方式跟台灣迥異,但也才開始有了反省,還有很確實的為自己做事的感覺。 老師們幾乎都是鼓勵的姿態,同學們互相的support很珍貴,到現在我們偶爾都還會談及以及懷念有彼此在身邊誠實地表達意見的時候。離開Konstfack之際,我覺得不管未來能走多遠,不管實質上是否學到甚麼,我覺得自己比進入學校之前,得到了許多勇氣。

B.   

1. 老子理想的體現。 小國寡民……雞犬相聞,老死不相往來。 社會主義下的生活很不同,我感覺起來他們也不覺得自己特別勇敢,但每個人都有自己堅持的生活或者其他,就安靜地做。社會上的職業別寬度很夠,總能活下去。但人也相較冷調,跟天氣一樣,身為外國人,如果不是很主動積極的個性,例如我,會覺得很寂寞。人民相信政府,政府更像是個有口碑的好企業。

2. 美麗的人。海盜的子民們美人的比例很高,男女皆是。美麗的器物也是。同時舊的東西和習俗對他們來說很自然,沒有間隔地溶化在當代生活中。

3. 開闊乾淨的自然。開闊的草原和冰原,湖泊森林和大海。乾淨開闊到我心都碎了。

 

II.    對你而言,創作是什麼呢?

A.    是一種勞動,身體的思考

B.     是一種反省,對話

C.    如果讓我選擇一種姿態來面對社會,創作的美好和責任都是我願意負擔的。在這方面,我把自己身為創作者看作一個紀錄者。記錄我存在的這個時代生活中一些迷人瑣碎的,但不一定舉足無輕重的事情。以這個觀點說來,創作其實也是一種紀錄方式了。

D.    是一種反覆琢磨,徘徊,發展的過程

E.     我希望我說得出宿命這個詞

F.     雖然也常因過程停滯而煩躁。但某種程度,他更像是一種穩定我的力量。

 

III.  一開始是如何想到使用發票來創作呢?又是如何想到以石頭的樣貌呈現呢?

A.    一開始是從石頭的個人價值開始討論的,所以先是從石頭開始而不是收據。收集了很多石頭,看了很多相關的書,也看了別人的作品,對於普遍石頭存在在人類社會中幾種共通的象徵意涵有點概念。 展場的小層板上,我放了唯一一顆有染色的石頭,那是比較早期的sketch,是報紙做的。在眾多的sketch之中,這是當時覺得有可能可以發展下去的其中一個。從這個點再往前走,為什麼我要拿報紙?為什麼要染色? 報紙上甚麼消息都有,還有廣告,我對自己發問,當然也被質疑。把石頭的象徵重疊在上面,還幫他上色,只為了更像嗎? 這麼雜亂的訊息之中,我底想要傳達甚麼。 等到確認了想說的話,這時候才覺得個人性的收據是適合的材料。然後再發展成現在看到的樣子,不是一開始有個想法跑出來,我要把收據做成石頭,這樣。

 

IV.  在Hidari Zingaro Taipei 畫廊牆上,看到你所寫的關於從一個人一個月生活中的發票中去想像提供者的個人輪廓,除了有趣之外,也讓人覺得很感動,這樣的連結是你一開始預想到的嗎?

A.    不是耶,是過程中發展出來的。 因為做的是物件,還是盡量讓物件去說話就好。說明了材料,我想觀者透過視覺和觸覺,對這件作品應該會有一些想法。但這還是停留在人和物的層次上多一點。去年Geisai Taiwan #3落幕後,我收到一封陌生人的訊息,分享他的生命和我的作品的連結,讓我很感動。我想,如果能把這件裝置在往甚麼方向推一點,讓觀者能夠透過他,與另一個生命有某種程度的聯繫,可能會更完整,就像那個訊息感動我一樣,甚麼東西真的能打動人的,大概還是不出人性之外。 我自己本來就會閱讀,收據中紀錄的訊息其實也是這個作品的主軸,我只是增加了另一條線索幫助呈現。而且寫比起寫在書上,在牆上的方式我更喜歡,因為就像Facebook的Wall。

 

V.     這件作品“The Lightness of Life ”之後還會繼續延伸嗎?未來有什麼計畫呢?

A.    我想會的。從展出的幾件當代首飾到這個裝置,算是往前走一步。我想我需要一點時間安靜下來沉澱,聽聽看他還有甚麼沒說完的事情。才能夠繼續走。

B.     計畫嗎?繼續創作是肯定的! 繼續工作賺錢生活也是肯定的! 準備開始找房子作為自己的工作室,其實這樣就好忙了喔。 我想,生小孩。這算是計畫嗎?

 

VI.  大學與研究所念的是材料科學與工程學,平常生活時是否會有些特別的想法呢?

A.    恩,可能某些時候比較冷,客觀一點。因為都知道弊端在哪,有時真的很難選擇一個觀點,狠狠地說。總覺得這也要修正,那也要修正的。但世界上沒有完美,往往後來就算了。

B.     我覺得理工組給我比較健全的邏輯訓練和做事方法,在執行力上幫助蠻大的,包括執行夢想這件事情。當然在交大也訓練了我跟男生說話的膽量,不然從高中女校畢業,這件事情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VII.有什麼特別喜歡的藝術家或科學家嗎?

A.    藝術家,說到喜歡,我可以說出喜歡誰的作品。 Mark Manders, Anish kapoor, 艾未未, Otto Kunzli, Ruudt Perters, Hanna Hedman, christoph zellweger, Andy Goldsworthy, Karl Fritsch, 等等等,但是我對他們的為人並不了解

B.    科學家,就很難說,喜歡誰的研究成果。但身邊的確接觸到極少數的科學家,能夠不以簡化的方式,不把科學的演繹和邏輯完全套用在人身上,視野也不局限在只有科學研究,保留人性的溫厚,使他們的生命有深度,那就是我很喜歡同時尊敬的。

 

VIII.       推薦你一看再看的書:D

A.    哈哈,我曾經檢討過這個問題。小時候的確一本書會重複看個好多次。但不知道幾歲開始,即使很喜歡,我也很少同一本書一看再看。彷彿還有太多東西我需要閱讀。一看再看的,常常是第一次看不懂的。但是長大了自然就會變聰明,好神奇,幾年之後,看不懂得也會看懂了,而且覺得很好看。這種類型的書對我來說有一個經典;憂鬱的熱帶。(以及 crystallography and X-ray diffraction) 如果是每次看都懂,每次看都沒看完,但還是一翻再翻,還常常唸出聲來;詩經,楚辭。 距離目前最近,我印象中讀過最多次的幾本書: 傾城之戀,人子,百年孤寂

 

IX.   如果每天的白天與晚上可以選擇不同的城市生活的話,你會選擇哪裡居住呢?

A.    白日Stockholm.

       夜晚 布宜諾斯艾利斯

 

 

圖片提供/ 李姿玲、鄧又銘

更多作品 

李,姿玲|Lee,Tzu-Ling

 

 

 

 

 

♥ 小編 Takk 很開心可以參與作品報導 ♥

 

 

 

 IMAGE CREDIT / Hidari Zingaro Taipei



Takk

Under Wonderland 愛童話共筆編輯。Annette Messager曾說過:身為藝術家表示永遠在治療你自己的傷口,但同時也是無止盡的暴露它。(Being an artist means forever healing your own wounds, and at the same time endlessly exposing them. )Damien Hirst則說過:藝術就像藥,它擁有治癒的力量 (Art is like medicine, it has the power to heal.)。在這思考與創造的過程之間,希望藉由訪談藝術家的想法,並留下他們美好的吉光片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