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1 15.27.35

 

城市,缺乏想像

大人的遊樂場

他與她; 被蜜糖圈養的謊話

Whatever you say, I'm not listening

 

 

ELLE et Lui
Yen Ting X ELLE X agnès b. café

 

 

 

A01

 

今年的跨年,除了在101旁守候煙火以外

不妨移步到agnès b. café L.P.G小憩一下

一起聆聽,狼與鳥的對話

 

A02

A06

 

強壯、孤傲、帶侵略性的狼

溫柔、小巧、自在輕盈的鳥

看似對立,卻又相互依存

就像我們心裡的那個他,和那個她

 

AGNESBWINTER13 1

 

第一次看到雁婷時

話不多,臉上總是掛著淺淺微笑

寧靜地,卻邏輯地

就像在她畫裡狼與鳥一樣,耐人尋味

 

1378981414G01 1

gt1gt2

 

先前和 ELLE 與 agnès b. café 合作

他與她 – 用狼與鳥的對話探討跨性別的各種可能性

不僅結和了藝術與時尚,也讓我們看到不同的雁婷

 

E01 905

GI131007000310071431140009

 

以一個村姑的立場來說,我必須誠實自己一直對墨色創作無感

可是雁婷的狼與鳥,卻讓我重新愛上這水墨

 

2013-12-21 15.27.12

 

她讓黑白不再是冷冽或嚴肅的符號代表

取而代之是更多地詩意與溫暖

 

2013-12-21 15.27.48-2

 

難 怪

agnès b. café

也會愛上她

Yen Ting Chung

 

 

 

Under Wonderland X Yen Ting Chung 莊雁婷

 

1.創作中有兩個反覆出現的角色, 小狼與鳥兒似乎總是在對話著, 請問他們是否代表著你生命經驗中的一些朋友或經歷呢?
他們的出現一開始都是因為在紐約坐地鐵通勤,車廂裡充滿各種人,在上下班時間擁擠的被運往曼哈頓的狹小空間,像是一群動物被集體送往哪勞動的感覺。某天下大雪的時候,把穿著厚重黑大衣的行人走向地鐵站的樣子,看成一隻隻走著的鳥,集體前往地下鐵搭乘,那是一個很奇幻的視覺經驗。 接著,遇到很張狂的紐約人變成了狼的樣子,而地鐵成了一隻像蛇的奇妙生物。整個紐約像是反轉成另一種生物聚集的黑色城市。 我想,也許是因為群聚在廣場而不飛翔的鴿子讓我覺得像城市裡的人。所以我畫的很多鳥講的都是人,不飛的鳥,就像是充滿束縛的都市人。

 

2.你用水墨創作出來的這個寧靜卻充滿想像力的世界, 對許多藝術創作而言, 這也是非常不同的嘗試, 想問對於你而言, 墨色與彩色兩者之間有何不同呢?
我喜歡墨水,行筆之間產生的線條與力道充滿神秘的魅力。我許多角色的圖像都是由書畫的筆法所延伸而產生的。與其說在畫圖,很多地方其實也像在寫字。構圖其實就是黑與白的對話,而對話空間就產生了戲劇張力。


3.你會如何定義或分別一個藝術家或插畫家呢?
我想無須定義。每次當我看見好的作品都讓我感受生命的美好,至於去分類他該屬於什麼類別,似乎不是我該擔心的事。

 

4.聽說最近正在嘗試雕塑一些作品, 可以跟我們談談是什麼樣的project嗎?
在紐約很喜歡逛SOHO的Kid Robot,各種設計的公仔玩具讓人心情很愉快,所以燃起了製作自己角色雕塑的想法。


5.我特別喜歡你將創作畫在生活中隨手可得的小東西上面, 像是Starbucks杯套或Uniqlo提帶等等..請問在繪畫的時候, 是否與這些大眾文化背後的意義也有著某種程度的對話或交手呢?
一開始只是因為剛到紐約時什麼都沒有。收集紙箱做小桌子,因為覺得空空的,就在上面用墨水畫了一隻狼。後來就陸續收集紙板,畫在買貝果的紙袋,在café談事情的時候,常常就邊對話邊在杯環畫些小東西。

在紐約生活時雖然有視覺與文化的衝擊,但是生活中常出現的全球化商品又讓我覺得身處城市之中,這樣的情況並沒有太大的不同。不管是台北還是紐約,到處都有Starbucks,UNIQLO一開幕街上人手一袋的景象。對於品牌與設計這樣強烈的存在,我想我的drawing是我個人生活的小小感想,一個想說點什麼的立場而已。在商品大量製造的情況下,到底個人又是怎樣的存在呢?思考著Barbara Kruger的著名作品“I shop therefore I am“,我想各種物品所代表的消費行為如果代表一個人,”I draw therefore I am” 就是我表達存在的一種方式。

 

6.可以與我們分享一下, 在您眼中, 紐約與台北的不同嗎?
紐約這樣的大都會有各種各樣的人,常在過於喧囂與吵雜的環境中,反而容易傾聽內心的聲音與展現自我,因為每個人都太不同而包容性又非常高。台北是相對小巧可愛的地方,然而過於親近,資訊無孔不入的填滿生活,有時反而容易讓人迷失。我總是在紐約想念台北,在台北想念紐約。

 

7. 最喜歡的一本書, 一首歌,  一杯茶
真是有點為難呀,就好像得選哪個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喜歡閱讀各類型的書,一個人的時候,光是靜靜閱讀這些書,就感覺好像有滿屋的好朋友一樣。音樂曾經一整年在工作室都反覆在聽Sigur Rós。至於茶,像是儀式一樣,好像要做什麼就得先泡茶。

 

8. 如果下次重新投胎, 最想變成什麼動物呢?
如果可以的話,最好不要重新投胎,超脫輪迴比較好(笑)但是一定要的話,想試看看變成老鷹,在大沙漠的天空上飛翔。

 

9. 你有沒有精神偶像?
無畏無懼的人。

 

 

 

 

Ninina 小聲說 : 也想要擁抱狼  ♥

 

 

 

 

IMAGE CREDIT / ELLE Magazine



Ninina

Under Wonderland 愛童話主筆兼創辦兼打雜, 喜歡文字更狂熱於視覺美學。迷信黑色童話, 崇拜非主流王道, 曾是紐約宅女, 現是台北白領, 吃飽睡/睡飽吃, 平面設計只是討生活的工具, 如果可以, 我希望能把全世界的美好都寫在這裡。